鹿鼎記趣之雙兒篇 [2/4] – 爱欲小说修正版

韋小寶走近前來,看見雙兒兩頰泛紅,實說不出的嬌美可愛,心底不由想起其它認識的女子苏晴野外,
方怡和小郡主沐劍屏,一個清雅可人,一個溫柔漂亮,都是上品之選。說到那個神龍教洪夫人
,不但嬌媚動人,且風情萬種,簡直迷死人不賠命。而那個建寧公主,雖然容貌美麗,但那股
刁蠻性子,可不是人人受得起。若四女和我這個雙兒比一比,樣貌身材,固然不輸於四人,說
到品性,恐怕除了沐劍屏外,實在無人能及。

韋小寶自從和公主親熱後,於男女之事,已不像前時似懂非懂。這時望住眼前的雙兒,只覺愈
是看她,愈見她嬌艷欲滴,可愛動人,尤其她胸前的一對乳房,把衣衫撐起一度迷人的弧形,
誘人非常!心想,瞧來雙兒這對奶子,決不會比騷浪公主差吧! 雙兒見韋小寶站在身前久久
不動,心下不明所以,悄悄抬起美目,偷望他一眼,發覺他目不轉睛的盯住自己,心頭又羞又
驚,連忙背過身去,說道:「相公吃飯沒有,我現在去叫店小二準備。」正想走出房間,卻被
韋小寶從後抱住,雙手圍住她纖腰。

「嗯!相公……」雙兒身子一顫,卻又不敢推開他。

韋小寶把頭探前去,在她耳邊道:「沒見幾天,雙兒又漂亮多了,好想親你一口喔,就讓我親
一親吧?」

雙兒素知韋小寶的性子,十句中總有八句胡言亂語,聽他要親吻自己,知道是口頭上討便宜,
也不大放在心上,微笑道:「相公先放了雙兒,待我通知小二準備飯菜,回來再……」下面那句
「給你親」終究說不出口。

韋小寶搖頭道:「我不放,除非你先給我親一口,我才放你。」

雙兒羞得滿臉通紅,說道:「相公真是的,人家不要……」

韋小寶道:「原來我一直是自作多情,雙兒你一點也不喜歡我,那只好罷了!」說著放開圍住
她腰肢的雙手。

自從莊夫人叫雙兒跟隨韋小寶,她早已下定決心,不管怎樣,今生是跟定他了,況且二人經過
這段相處日子,她一顆心兒,已經全給韋小寶佔據住,再難和他離開。這時聽見他這樣說,心
中一陣難過,急得就要哭出來,眼圈兒一紅,忙回過身來,說道:「不是的,雙兒一直很……很
喜歡相公,相公要親雙兒,雙兒……真的……很……很開心……」

韋小寶見她這俏生生模樣,好不感動,把她擁入懷中,說道:「我的好雙兒,好老婆,打後我
要把你牢牢捉緊,就是拿刀子劈了我的手,我也不會放手。」

雙兒噗哧一聲,破涕為笑,說道:「手都給人斬了,你又怎樣捉住雙兒!」

韋小寶道:「我捉不了雙兒,難道雙兒不會捉我麼,我說對不對?」

雙兒抬起俏臉,癡迷迷的望住他,點了點頭道:「雙兒一生一世捉住相公,永遠不放手。」

韋小寶大喜,在她俏臉上親了一口,叫道:「好香,好香……」

雙兒心裡一甜,主動圍過雙手,輕輕把他抱住。
小寶道:「肚子真的餓了,用完飯後,我說個秘密給你知。」

雙兒問道:「現在不可以說嗎?」

韋小寶搖了搖頭,道:「肚子餓,沒氣力說。」

雙兒微笑,再不追問,正要轉身離房找店小二去。韋小寶突然從後道:「我今日要和好雙兒
一起洗澡,順便吩咐店家準備一下。」雙兒知他又討自己便宜.用完飯後,兩個店小二抬著
一個大木桶進來,足有半個人高,放在房間的角落,一名店小二問道:「熱水已準備好,小
客官是否現在要用呢?」
韋小寶賞了一兩銀子,點了點頭。二人接過銀子,見這位小公子出手豪闊,連聲多謝,不用
多久,一桶桶熱水挨次送入房間,全倒在大木桶裡,注滿了半桶,陣陣熱氣從木桶往上冒升
,而大木桶的旁邊,又放了幾小桶冷水,留著來給客人調節水溫用。
鹿鼎記趣之雙兒篇(中)

一切就緒榴榞構榭,銦銗銖銪待店小二離開,雙兒閂上房門僤僮僠兢赫趖趕趙,鞅鞄靽靾摛敲敳斠回頭見韋小寶伸伸懶腰,打了個哈欠。雙兒笑著走
上前去:「待雙兒為相公更衣。」

韋小寶嗯了一聲幙幣幕幘塼塽墉塵,僩僑僯僓漘漙漥滾雙兒向來溫柔體貼,輕輕地把他外衣脫去豨豪豩貌蜲蜢蜦蜿,瘋瘔瘈瘑鄫鄩鄧鄯只剩下一件內衣,接著蹲低身軀
摷摍摟摓雿需靘靼,說谽豨豪蒯蓂虥虡替他脫掉鞋襪,站起身道:「雙兒先出外面等候,相公洗完,叫我一聲便是。」
雙兒回身把脫下的衣衫,迭好一件件的放在床邊,正要出房,豈料韋小寶從後將她抱住,說道
:「我要你陪我一起洗。」

雙兒微微一驚,繼而輕輕一笑,低聲道:「相公你好俏皮,盡說這些笑話!一邊說一邊推開他
雙手,徐徐轉過身來,怎料目光到處,竟見韋小寶光溜溜的站在眼前,渾身一絲不掛,登時嚇
得呆立當場,張大小嘴,合不攏來,忽覺一團物事掛在韋小寶下身,眼睛下望,一條巴掌般長
,粗有一圍的東西,卻軟軟垂在間,這一驚嚇,當真非同小可,不禁「呀」的大叫一聲,才曉
得驚覺,連忙用手掩住眼睛,背過身去,心兒跳得「卜卜」直響。
雙兒自出娘胎,便連男人的裸胸也不曾見過,莫說是男人的陽具。雖然日常蓋被更衣,梳頭結
辮,都是由雙兒服侍他,饒是這樣,二人至今仍是規行矩步,從沒有越雷池一步,刻下驟見韋
小寶赤條條的身子,自當然給嚇得花容失色,啖咬舌。

韋小寶沒想到雙兒會這麼大反應,竟給自己嚇得哇哇大叫,渾身發抖,心裡好生過意不去,當
下走到雙兒身後,雙手放在她腰肢,說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把你嚇成這個模樣。」說
完「啪啪啪」幾聲,在自己臉上打了幾下。

雙兒急忙轉身,握住他的手,道:「相公不要這樣,其實……其實都是雙兒大驚小怪,什麼也不
懂。雙兒是相公的丫頭,莫說只是看,就是相公要……要雙兒的身子,也不算什麼!」
韋小寶用力抱緊她,說道:「真是我的好雙兒,你知道嗎,一直以來你在我心中,就從沒有當
你是什麼丫頭,只知雙兒是我的心肝寶貝兒,親親好老婆。」

雙兒感動得哭了出來,抱住他裸軀道:「相公待雙兒好,我又怎會不知,其實能和相公一起,
已經是雙兒的大大福氣。」忽然,雙兒想起一件事,低聲問道 :「相公……你……你不是太監麼?
下面怎會……有……」

韋小寶在她額上輕輕吻了一下,道:「我先前要說的秘密,就是說這個,其實我並不是真太監
,其中事情……嗯!再說下去,水就要涼了,待我洗澡後,慢慢再說與你知。」

雙兒點了點頭,忽然又道:「就由雙兒為你擦身子好嗎?」

韋小寶大喜,笑道:「當然好!不過……你不怕看見我的身體麼?」

雙兒搖了搖頭,輕聲道:「雙兒不怕,況且……我早晚也要和你……和你…

韋小寶追問道:「和我怎樣,快說……快說……」

雙兒羞紅著臉,聲如蚊蚋道:「就是……就是那個嘛!」

韋小寶道:「什麼那個這個,你是說做我老婆嗎?」

雙兒輕輕點一下頭,已害羞得把頭藏入他懷中。

韋小寶委實愛煞這個溫柔體貼的俏丫頭,一時興奮,將她抱得牢緊,笑道:「終於可以大功告
成,我的好雙兒要做韋小寶的老婆,真個樂死老子了!」

雙兒見他眉飛色舞的樣子,也是一喜,說道:「我去為相公調好水溫。」

韋小寶放開了她,雙兒急步朝大木桶走去,眼睛不敢四處多望,生怕不慎看見韋小寶的下身,
當真羞死人了!調教好水溫,雙兒不敢回過頭來,背側著身子,眼睛盯住地板,說道:「相

韋小寶見她臉頰泛紅,嬌羞答答的站在木桶旁,實在說不出的動人。來到雙兒的身後,在她
耳邊道:「雙兒不是說為我擦身子麼,你還站著做什麼,快脫去衣服,咱們一起洗澡,你給
我擦背,我給你擦胸。快,快……」

雙兒連忙道:「不……不是這樣的,雙兒是說……是說……在木桶旁邊給相 

韋小寶道:「這樣不爽,我要和好老婆雙兒一起洗澡。你不脫衣服,就由我來為你脫。」
雙兒大驚,忙用雙手抱往前胸,生怕韋小寶真的來脫她衣服,急道:「雙兒不要,相公就放過
雙兒吧。」 

韋小寶素來性子俏皮貪玩,對倫常禮法更不知為何物,況且近日一連幾天和公主翻雲覆雨,乍
識情味,更把這男女之事等閒視之,現見雙兒扭捏了半日,不禁大感沒趣,心想:「雙兒臉兒
忒薄,今日要和她做夫妻,非要下點手段不可,教她最好自己投懷獻身,這才顯得老子的本事
!是了,現在先來個投什麼問路, 瞧瞧她有何反應。」想到這裡,從後把身子挨將過去,前
胸貼住雙兒的背脊,雙手繞向前去,圍住她的纖腰,說道:「我的好雙兒不肯和老公洗澡,那
也沒法子,不過你要讓我抱一抱,親一親嘴兒,我才放過你。」
雙兒給他摟住,已感全身飄飄蕩蕩,不知如何是好,又聽他這樣說,更是驚惶失措,正要說不
要,忽見韋小寶兩隻手掌上移,竟捏住她胸前兩隻乳房,一驚之下,不由「啊」的一聲,本想
叫他停手,然而韋小寶卻快了一步,說道:「原來雙兒有對好乳兒,圓鼓鼓的,又這麼飽滿,
又這麼柔軟,真叫我捨不得放手。

「嗯!相公……不要……」雙兒向來對韋小寶千依百順,從不曾有半點違拗,況且又是他的丫頭,
若正常來說,她整個人已經是屬於他的了,加上她對韋小寶情根早種,莫說是給他模模奶子,
便是和他真的做夫妻,也是心甘情願!雙兒一想到這點,這句推拒的說話,終於吞回肚子裡。

韋小寶隔住衣衫輕輕搓玩,暗裡大叫美妙,沒想雙兒才十五六歲年紀,身材竟會如斯美好!而
兩個奶子握在手上,當真彈性十足,不由玩得興動莫名,說道:「若知道雙兒有這對好奶子,
我早就不應該放過它了,每晚必定抱往好雙兒親

雙兒給他握往胸前兩個好物,又是羞澀,又是舒服,這種美好感覺,確實從沒有過。隨著韋小
寶十根指頭一鬆一緊的搓玩,陣陣銷魂奪魄的快感,不住地往全身擴散,便連雙腳也顯得全無
力氣,險些兒便要跪倒在地。 韋小寶一手握住她左乳,一手去解她上衣鈕扣,才解了一枚,
雙兒連忙按住他的手,輕聲道:「相公不要……」

韋小寶道:「我要雙兒陪老公洗白白,怎可以不脫衫!」

雙兒躊躇起來,暗想,今日瞧來是逃不過相公的糾纏了,但要我脫光衣服,羞也羞死人了,這
又怎能做得!正當她猶豫不決之際,韋小寶又在她耳邊苦苦哀求。雙兒性子頗軟,更不想逆他
意思,只得委委屈屈,說道:「相公先進木桶去,讓雙兒自己脫,但相公要閉上眼睛,不可偷
看喔,好不好?」

韋小寶見她這話軟語商量,實在可愛到極點,那有不好之理,當下連聲答應道:「不看不看,
我不看……」說完撲通一聲,弄得水花四濺,已跳進木桶裡.他果然遵守諾言,真個合上了眼睛,
但聽得房中靜謐一片,那有脫衣服的聲,便問道:「我已經合上眼睛了,為什麼還不脫?」

原來雙兒怕他使壞偷看,正側著頭望住他,見他真的合上了眼睛,這才稍稍放心,但要她在男
人跟前脫光衣服,畢竟難以落手,可是既然答應了他,如何為難也得要做,當下一面盯住韋小
寶的眼睛,一面飛快地脫去衣服。

這時時間尚早,尚未入夜,陽光從窗外射進房間,照得滿室燦然。直到雙兒脫得一絲不掛,陽
光映在她赤條條的身上,便如射在一座白玉像似的,肌理光彩流轉,賽逾冰霜,當真是燦爛奪
目。
雙兒低頭望一望木桶,還好木美女捌穴美颜小姨子桶相當大,容納兩個人還有不少寬裕空間。她猶豫片刻,鼓足勇
氣,低聲說道:「相公,雙兒要……要進來了……」她惟恐韋小寶突然張開眼睛,給他把身子全看
了去,便即匆匆跨入桶中。 
韋小寶聞得水聲,接著兩條大腿碰著一團滑不嘰溜的身體,知道雙兒已落入桶裡,便問道:
「我可以張開眼睛吧?」

雙兒羞得滿臉赤紅,那敢去答他,只是輕輕嗯了一聲,幾不可聞。

韋小寶張開眼睛一看,不由笑道:「好雙兒你作怎麼,不怕悶著麼?」

只見雙兒屈曲成一團,兩手環抱住雙腳,把頭藏在膝蓋後,半張俏臉已落入中,只留著鼻孔呼
氣。韋小寶見著,哈哈大笑,說道:「你平日洗澡也是這樣.

雙兒不停搖頭,始終不敢抬起頭來。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