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記外傳 [4/8] – 爱欲小说修正版
第四回 三頭禽獸

韋小寶用手扶起逐漸變硬的陰莖,抵在母親的嘴唇上,淫笑道:「媽,嘗嘗你親兒子的大鶏巴是什麽味道。」龜頭在母親柔軟濕潤的櫻唇上上下摩擦。

只見母親雲鬢淩亂,臉似桃花,睡眼如絲,肌膚勝雪;而其兒子的青筋怒漲的大鶏巴在她嬌艶的睡容上肆意抽打,時而磨其玉靨,時而擦其唇瓣,紫紅的大龜頭快速摩擦母親的櫻唇,迅速膨脹,更硬更長;龜頭掀動母親的唇瓣時,母親微微低吟,貝齒如玉,氣如蘭馨。

韋小寶奸淫母親之後,情緒大定,早已不似起初之時心驚膽跳,生怕母親驚醒。相反,氣定神閑褻玩母親之時,竟有一種奇異的心情,希望母親突然醒來。

「娘,若是你現下醒來,見著親兒子的大鶏巴在你嘴邊,會怎麽想呢?」韋小寶低聲淫笑道。

他舔了舔嘴唇,道:「親娘,兒子我孝敬孝敬你,讓你吃一根蘇州的香趐蛋糕!」

緩緩將暴漲的陽具頂開母親的唇瓣,一點一點的,捅入沈睡的母親微啓的嘴裡。龜頭在母親緊緊包裹的唇瓣裡微微跳動,然後觸著冰冷的貝齒。

母親睡夢中感覺粗大堅挺的異物頂著自己的牙齒,上下亂撞,不由下意識的張開了牙齒。

韋小寶見縫插針,立即收腹挺臀,用龜頭撬開母親的編貝玉齒,猛然捅入母親的口腔!

這一下來勢凶猛,猝不及防,母親齒尖輕輕刷過龜頭,韋小寶發出一聲痛苦與極樂交織的呻吟;伴隨些微疼痛,大鶏巴立即進入一個溫暖潮濕的美妙世界。

韋小寶只覺自己的陽具在母親溫柔濕潤的嘴腔包圍之下急劇膨脹,比平時還要大上幾分!而此時他猶有影音先锋 松山爱四寸陰莖露在母親嘴唇之外。

韋春芳夢中只覺那堅硬粗大的異物長驅直入,頃刻間死死頂住她的咽喉,讓她幾乎無法呼吸!

韋小寶欲火熊熊,跨坐在母親的白肥巨乳之上,一手抓住母親的秀髮,一手托住母親的後腦,然後再一挺腰,狠狠的將大鶏巴連根插入母親的口中,直抵她咽喉深處!

母親黛眉緊蹙,俏臉漲紅,猛的咳起杖來!

韋小寶絲毫不顧,雙手前後拉動母親的頭頸,屁股聳動,一下一下將大鶏巴反復插入母親的口腔與咽喉!

韋春芳難受之極,恍惚間花容通紅,欲嘔不得,只能用舌尖緊頂住滾燙的陽具,隨著龜頭猛烈的進出而自動吮吸。

如此約一盞茶的工夫,韋春芳逐漸適應了兒子的大鶏巴在其口腔與喉嚨內的奸淫頻率,開始下意識的有節奏地用嘴套弄吮吸那根粗大火熱的鶏巴,一如日常爲其他嫖客口交。

韋小寶只覺龜頭傳來陣陣趐麻的快感,而卵蛋每次撞擊母親櫻唇玉齒,亦帶來急劇的快意。

他爽得呵呵大叫,更激烈地挺動大鶏巴,瘋狂奸淫著母親的櫻桃小嘴,邪笑道:「媽,你這個爛婊子、死淫婦,兒子的鶏巴好不好吃?」

韋春芳睡夢中感覺到那巨大粗野的攻擊在口腔與咽喉裡肆意施虐,仿佛又回到年輕之時,首次被迫爲一個彪形大漢口交的情景。

其時她瓜期初破,陰戶猶痛,便爲三個大漢點中服侍。

一個不顧其悲啼,悍然將六寸長的陽具連根捅入她血痕猶在的紅腫陰戶,一個用雙手揉擠她瑩白豐肥的雙乳,夾住他惡臭不堪的鶏巴進行乳交;另一個則淫笑著捏住她的臉頰,挺起硬梆梆的大鶏巴頂開她嘟起的嘴唇,一下就侵入了她幼嫩的腔喉。


整整兩個時辰裡,她遭受了不下四輪的獸虐輪奸,當他們終於離去時,她早已被蹂躪得面目全非,陰戶血肉模糊,滿是鮮血與精液;嘴裡、臉上、雙乳之間也儘是精液;渾身遍布青紫淤傷。

韋春芳迷離之間,悲從心起,在夢中嗚咽起來。

韋小寶見母親一邊自動機械的套弄吮吸自己的陽具,一邊低聲抽泣,玉體縱橫,宛如沾露香草,帶雨梨花;不由起了憐香惜玉之心,柔聲道:「媽,媽?」

當是時,忽聽得門外有腳步聲由遠而近,幷有人聲低語。

韋小寶心下一凜,從母親嘴裡抽出濕淋淋硬梆梆的陽具,翻身下床,取了衣服立到門邊,側耳傾聽。

那腳步聲果然是朝這而來。

仔細辯聽,竟有四人之多。

其中一人笑道:「原來如此。若小弟知道此女竟是那臭小子的親娘,豈能如此便宜便放過她?」

另一人道:「此人便是兩位先前所說的當今滿清狗皇帝座前第一紅人嗎?」

韋小寶心中大驚:「莫不是在說我麽?」

又聽得第三人沈聲道:「此人詭計多端,切不可掉以輕心,讓他跑了。」

第一人道:「這小子剛到揚州,也不知來這看過他媽沒有?若是見著他媽那淫浪之態,不知會怎生想?哈哈哈。」

韋小寶這回聽得分明,此人正是幾個時辰前將母親奸淫得死去活來的刻骨仇人鄭克爽!

韋小寶冷汗直冒,凝神傾聽。

再聽得片刻,心中驚惶更盛,原來那第三人竟是當日被他用計所賺,自斷手指的西藏大喇嘛桑結!

韋小寶饒是智計百出,此時亦是一籌莫展。

母親窗外便是庭院,若是越窗而出,只怕立時便被發覺。

那四人越走越近,眼見已到了門外!

鄭克爽說:「此番先擒得韋小賊的賤娘,便不愁他不就範。」

第四人笑道:「若抓住那個小鬼,師姐可要歡喜之極了。鄭公子,師姐還在睡麽?」

聲音清脆動聽,竟是阿珂的師妹阿琪。

韋小寶一咬牙,竄入床底,屏息凝神。

門「吱嘎」一聲開了,四人走了進來。

忽聽阿琪一聲驚呼,鄭克爽淫笑道:「這個淫婦也不知剛被誰操過,竟這般淫浪。」

阿琪怒道:「葛爾丹,你在看什麽?」

那葛爾丹咳了一聲,尷尬道:「江南的衾被果然不同塞外。」

阿琪跺足嗔道:「瞧你那色迷迷的樣,有那麽好看麽!」

突然又是一聲悶哼,阿琪軟綿綿的倒了下來。

桑結道:「殿下莫怪,阿琪姑娘若不小睡一會兒,我們只怕不好辦事。」

想是桑結出手點了阿琪黑甜穴。

鄭克爽淫笑道:「殿下久居塞外,不知是否見過江南的花柳?」

葛爾丹呵呵笑道:「鄭公子,實不相上海177姐妹花在线视频完整瞞,小王閱女無數,卻不曾見過如此妖艶的徐娘。」

鄭克爽笑道:「既是如此,我們何妨一同消受消受?」

葛爾丹會意的淫笑道:「正所謂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只是不知法師有無興趣呢?」

桑結微微一笑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三人俱是哈哈大笑!

韋小寶在床下聽得肝肺欲炸,恨不得跳出來與之一搏;終於強壓怒火,握拳靜觀其變。

三人淫笑著脫去周身衣服,向床上一絲不挂、玉體橫陳的韋春芳逼去。

可憐韋春芳好夢正酣,方飽受親身兒子的肆意奸淫,又要爲三隻禽獸瘋狂輪奸!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