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男 [2/3] – 爱欲小说修正版
第二章 豐富A片閱曆的老朱

老朱濕嗒嗒的領著另一個濕嗒嗒的美女回到了他住的小樓,也幸虧周圍沒什麽人,不然被人看到一個住貧民窟的苦力帶著一個氣質高貴美的不像話的妙齡少女走進那黑乎乎的樓道,不定就有人報警。上了樓,老朱拿鑰匙開了房門,先走了進去,女孩隨即跟了進來。一進屋,一股臭氣就撲面而來,髒襪子,臭鞋子,幾百年沒洗的衣服,散落到處的煙頭,加上床上黑乎乎的被子,被下雨的水汽一烘托,強烈的馊臭味能讓老鼠蟑螂當衆犧牲,不過女孩也就抽了下鼻子,也沒啥表示,這讓老朱很詫異。

老朱呵呵笑道:“一個人住,臭了些,別在意哈。”這貨也知道自己臭,女孩溫柔的笑了笑,說到:“男人嘛,哪有不臭的,呵呵,大叔的房間很有男人的特點呢。”老朱倒有點不好意思,撓撓頭,說到:“哈哈,不介意就好,隨便坐吧,我去給你倒杯水。”女孩看了看,除了那張床,整個屋還真沒個坐的地方,小心的避開了地上的襪子,走到床邊坐了下來。一下老朱拿了一杯水過來,“我都一個人,平時也沒人來,所以就一個茶杯,將就著用吧。”老朱用的是茶缸,就是多年前領導開會時用的那種,一般上面都應著當地政府的名字,老物件了,還是老朱從那個便宜舅舅家帶來的。女孩謝了一聲,拿起水小小的抿了一口,姿勢說不出的優雅,老朱就又有些呆了,剛才他去倒水的時候,看到自己髒兮兮的茶缸,不知道出于什麽心理,連基本的清理都沒有,里面還剩著中午時他喝剩的一點底子,看起來有點渾濁,他直接把開水加進去,就拿給了女孩,看到女孩一點沒在意直接就喝了一口,心里覺得有種說不出的刺激的感覺,一個時尚靓麗的城市女孩,在喝他的口水,想到這里,胯下的棒子不禁硬了起來。

女孩喝了水,沖他微微一笑,說道:“大叔你別站著,坐啊。”老朱一個激靈,感覺胯下的兄弟還有繼續擡頭的趨勢,心想幸虧有穿內褲的習慣,還能幫忙勒一下,要是真空的直接就能頂起大褲衩,不過要是再站著也就遮不住了,連忙跑床邊坐下。老朱習慣性的盤了腿坐床上,不知道怎麽回事,他刻意離女孩很近,差一點就能挨在一起了,女孩又是沖他嫣然一笑,低頭喝了一口水。老朱不喜歡洗澡,身上的體味就連那張奇臭無比的床都蓋不住,一坐下,女孩就聞到他身上那股馊味以及令人作嘔的腳臭,老朱沒看到的是,當女孩低頭喝水的時候,臉上有一種享受的表情一閃而過。

老朱慢慢和女孩聊了起來,知道女孩叫韓小蕾,是H市第一中學高二的學生,他父母都做生意,常年在外地,有個奶奶住下鄉下,又不肯去H市住,所以每逢周末,韓小蕾都會倒車去鄉下看看她的奶奶,今天也是奇怪,愣是沒有回城的車,倒黴的是錢包還丟了。韓小蕾問了老朱的姓名,老朱講就喊老朱或者朱大叔都成,不過韓小蕾還是叫他大叔,聽起來軟綿綿的,很親切,也很柔媚,老朱光著膀子坐在韓小蕾身邊,幾乎要靠到她身上,她還是言笑晏晏的和老朱說話,一點沒有不耐或者躲閃的意思。老朱說話的時候有肢體動作,時不時的能蹭到韓小蕾的身上,卻沒見她有一點躲閃,老朱覺得胯下的肉棒都快爆了,也有一層不可思議,爲什麽這個女孩對他這個看起來有五十歲,又矮又醜還渾身發臭的男人一點排斥都沒有。

在老朱快要爆炸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陣咕咕的響,女孩瞬間紅了臉,老朱這才想起女孩說她中午沒吃過飯,一看時間,靠,不知覺都六點了,于是老朱從床上爬下來,家里也沒什麽吃的了,于是說出去買點外賣,臨出門時候回過頭叫女孩自己上網。老朱出了門,雨小了但還沒有停,一陣冷風吹過來,讓他稍稍的冷靜了些,隨即心里翻起驚濤駭浪!現在是下午六點,這個時候除了運氣好遇到返程的出租車,不然根本無法回城,這意味著韓小蕾今天晚上得住在他那里!!老朱剛剛熄滅下去的火瞬間翻了上來,他想到晚上要和一個仙女般的妹子在一個房間里過夜,無論如何都平靜不下來。誠然,老朱沒有對女孩動手動腳,但不意味著老朱沒有想干她的意思,相反老朱都想瘋了,但是一來他妹想到過夜,二來也根本不覺得這個女孩可以心甘情願的讓他干,雖然老朱平時看片也意淫著強暴之類,但要真做,他還沒那個膽量,JC叔叔不是吃素的,而且這個女孩看起來家里就很有錢,而且是個在讀高中生,根本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一高興干了不要緊,回來JC叔叔找上門的時候他就沒地方哭了。

老朱一面胡思亂想,不知覺居然就回到了家門口,他從沒走的那麽快過,閑人一個,有啥好急啊平時,看著手中打包的飯菜,他都搞不清楚怎麽回事。老朱平靜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氣,打開房門走了進去。韓小蕾一看老朱進來了,笑著說:“回來了啊。”一邊迎了上來,接過老朱手里的飯菜,一邊拿到旁邊放電腦的桌子上,老朱看她的樣子,突然有一種老婆開門迎老公回家的感覺。隨之就想到了老公老婆晚上要做的事情,看著仙女般忙著把飯菜拿出來的韓小蕾,老朱覺得肉棒都要飛出褲衩了,韓小蕾背對著他,小心的把放電腦的桌子上的一些破爛給移開,老朱看著那楊柳樣的腰肢,牛仔褲包裹著的渾圓挺翹的屁股,差點就要從后面撲上去干了。老朱狠狠的咽口口水,沒話找話的說:“诶?電腦你沒開啊。”不知怎的,老朱發現韓小蕾的臉紅了一下,聽她“嗯”了一聲,老朱很奇怪,心說你臉紅什麽,難道看到了電腦里的A片又關上了?不過看看插頭還是保持原來那個樣子,似乎也並沒有動過的迹象,于是不想,問道:“小蕾你能喝酒麽?”“沒喝過,不過應該可以喝點。”一看就是在家里的乖乖女。老朱大笑,說不能喝就不喝呗。不過看小蕾擺好了飯菜,拿出了一次性的筷子,倒掉了茶缸里的水,幫他倒酒的時候,他覺得自己也該干點啥,看床上挺亂的,于是伸手想把被子啥的往一邊放一放。忽然,他看到了自己的一只襪子在被窩里,心中一顫,老朱從來不洗襪子,穿過的襪子要不就直接扔地上,要不就塞床上那破海綿墊子下面,風干了繼續穿,而且這兩天下雨都沒出門,也一只穿人字拖,怎可能會有一只襪子在被窩里??老朱裝作沒看到的撫了撫被子,心里隱隱動了一個他都不敢相信的念頭。

老朱可謂是閱片無數,什麽樣類型的A片他基本都看過,一些重口味更是他所喜歡的,而且他看過一些這些拍片女優的心理訪談以及一些延伸出來的特殊性格人的心理分析,有些人,或者說老朱只關注的,有些女人,雖然美麗而富有,但是心里非常淫賤,不喜歡常規的生活方式,常幻想自己被輪搞或者強奸,莫非?老朱手抖了,心里激動萬分,不過他是個謹慎的人,一切還需要驗證。于是,吃飯的時候,他喝酒之前,故意說這是村里打來的不值錢的勾兌散酒,然后把舌頭伸到酒里嘗了嘗,一會讓韓小蕾也喝一口嘗嘗,百度影音下载速度結果驚喜的發現韓小蕾毫不猶豫的就喝了一小口,老朱驚喜的無以複加,兩人一邊聊天說話一邊挨挨蹭蹭的吃完了飯,茶缸里的酒老朱喝了九成,剩下的,倒是到了韓小蕾的肚子里。看她臉紅紅一副不勝酒力的樣子,老朱就要發狂。


吃完了飯,老朱說:“小蕾,晚上要不就住我這吧,也沒車了,明天反正是周日,到時候再回去。”韓小蕾臉紅紅的,目光迷離的看著老朱,輕輕的嗯了一聲。老朱直接就躺床上了,一臉猥瑣的笑著說:“嘿嘿,就一張床,要不,咱湊合一下?”只見韓小蕾的頭幾乎要低到脖子里面,又是輕輕的嗯了一聲,便爬上了床,老朱熄了燈,躺床里面,韓小蕾在外面,老朱直接一聲:“睡吧。”便頭朝內背對著韓小蕾,他還要最后一個驗證。韓小蕾看到背過身去的老朱,臉上一臉複雜,手伸了伸,似乎要撫上老朱的胳膊,但最終沒有敢下手,只是輕輕嗅著老朱身上腋窩床上散發出來的馊臭味,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同時感到身下的內褲,已經濕透了。不一會,老朱的呼聲就響了起來,韓小蕾看了看老朱,似乎是睡著了,右手顫抖著解開牛仔褲的紐扣,然后伸進了濕的一塌糊塗的小內褲,嘴里發出一陣輕吟。她看向床下的某處,左手慢慢的伸了出去,把那物一點點的抓在手里,慢慢的放在鼻子下面,一面嗅著,一面手更劇烈笑话txt免费的在小內褲里抖動。
“你在做什麽!”一個戲谑的聲音傳了過來。

第三章 不可置信

韓小蕾身子猛的一顫,睜開了眼睛。適應了屋內黑暗的她看見老朱靠坐在牆上,一臉猥瑣的盯著她看,目光似乎能把她吞吃了。“嘿嘿,說吧,你在做什麽呢?一邊聞我的臭襪子一邊玩自己的小穴?”韓小蕾看到老朱淫邪的目光,感覺渾身都軟了,小穴更加的泛濫,回了一句“嗯”。老朱坐著沒動,繼續說道:“我的臭襪子味道好麽?”“嗯”“哈哈,你這樣漂亮的小美女居然喜歡聞一個臭男人穿過的襪子,真是個小婊子!”韓小蕾感覺一陣屈辱。她在學校成績很好,長的又漂亮,一向是老師喜歡的好學生,男同學夢中的情人,從初一開始,情書都收到手軟,聽到的也全是贊美,何嘗有人說她是婊子?聽到老朱這樣說她,突然感覺到一陣委屈,眼淚就湧上了眼眸。她知道自己是個很奇怪的女生,看起來柔弱但是內心很強硬,對于男同學的獻媚討好,她向來都是害羞的笑笑,從不回答什麽。男同學覺得她清純可愛更加喜歡她,卻不知道她內心的真實騷動,她也不知道爲什麽,那些成績好的,陽光帥氣的男同學,她一點沒興趣,晚上睡在床上,一邊揉小穴一邊居然想著被猥瑣的老頭或者大叔強暴,然后變成他們的性奴隸,用自己的身體去滿足他們,她也會覺得自己變態,但是她抑制不了這樣的想法,每次想到這個,都會興奮的渾身發抖,小穴也會流的一塌糊塗。所以白天的時候,她看到這個矮胖黑乎乎看起來足有五十歲大叔的時候,不自覺的就濕了,進了房間看到肮髒的床鋪以及刺鼻的臭味,居然興奮的連小內褲都濕透,“我一定是最淫賤的女人”她當時這樣想著。忽然,一只粗糙的打手摸在了她的小內褲上,擱著薄薄的一層布,清楚的感受到粗糙的手指在她齒丘上揉動的感覺,耳邊一個聲音傳來“聞臭襪子都這麽濕了,你說,你是不是小婊子?”

快感沿著那個猥瑣男人的手指一陣陣的傳來,她突然沒有了屈辱感,只是覺得自己應該這樣,去放開身體愉悅那個男人。她掃了男人一眼,蒜頭鼻子,一臉橫肉,厚嘴唇,小眼睛里面閃著猥瑣又淫蕩的光芒,柔柔的說到:“是的,我就是小婊子,下賤的婊子!大叔你的專用婊子!”老朱看著女孩臉上一臉清純中帶有的那種不符合這個年齡段的柔媚,聽到耳邊的細聲軟語,覺得A片上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都發生在他眼前,一時間他看著面前柔弱的女孩,心里的暴虐越勝。“媽的,城里人不都看不起老子麽,那個狗屁舅舅舅媽看我的眼神好似看垃圾,那些高校里的男孩女孩看到他都好想瘟神一樣躲開,但是你們這些男孩的夢中情人,女孩們羨慕的對象,現在就在我面前,說她是老子的專用婊子!!”想到這里,老朱徹底熱血沸騰了。

老朱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撲了上去,摟著女孩清香柔軟的身體,嘴巴在她臉上亂啃,弄的女孩一臉口水。但是這個美麗的女孩一點都沒在意男人那帶有強烈口臭的口水,反而摟住了男人的脖子,身子緊緊的貼了上去。老朱看著小蕾紅嘟嘟的小嘴,一口吻了上去,老朱還沒和女人接過吻呢,以前嫖站街的時候也就是直接帶套插,插完就走,哪有什麽親嘴的概念,女孩也是第一次,只是她順從的張開小嘴,笨拙的回應著老朱亂舔的舌頭,一口口了吞咽著老朱流出來的口水,熟悉了之后居然主動把舌頭伸到老朱的嘴里,細細的舔老朱滿是牙垢的牙槽,厚厚舌苔的舌頭,一臉迷醉的表情。不知覺間,小蕾的上衣已經解除,奶罩也只挂在了胳膊上,一對玉乳就那麽暴露在空氣里,老朱把嘴從小蕾的臉上移開的時候,並沒喲立即做下一步的動作,他覺得這樣有順從心理的女人,就直接干了有點浪費,他想到了A片上面的女奴,肉棒更加興奮,直直抵在小蕾的小穴上,聽的嘤咛一聲,老朱差點就繳了槍。

老朱坐起來,一邊肆意玩弄小蕾的乳房,一邊惡狠狠的盯著她。“你是不是想讓我狠狠的干你?”小蕾被揉的有點瘋狂了,急切的說“是的,我想要大叔狠狠的干我!”“嘿嘿,你還真是個賤貨啊”,老朱笑著,狠狠的一巴掌扇在小蕾的奶子上,小蕾痛的一哆嗦,隨之而來的是一陣難言的舒爽,眼神更媚了,“大叔,再打麽,我就是大叔的婊子,隨大叔怎麽搞。”老朱一只手插進小蕾的小內褲,狠狠的揉著小穴,一手捏住了她的下颌,說道:“放屁!你是最賤的女奴,是老子的母狗!”小蕾被捏住下巴,含混的說不出話,一邊被大手搓揉的小穴傳來無邊的快感,嘴里只是嗚嗚的呻吟。“媽的,怎麽不說話?!”老朱不管是自己手捏著女孩的下巴讓她說不出,女孩的柔弱和淫蕩的樣子讓他更加的暴虐,啪啪啪啪就是四個大耳光,打的小蕾臉上一片通紅,小蕾痛的眼淚都下來了,不過還是很興奮,大聲的喊道:“是!我就是大叔最賤的女奴,是大叔的母狗!”大聲換來的又是四個耳光,老朱大喝:“什麽大叔!叫主人!你這淫蕩的母狗!!”“是!是!爺!爺!小蕾就是主人的賤女奴,主人的母狗!!”老朱看著小蕾被扇紅的臉以及痛出的眼淚,心中的舒爽難以形容,“媽的,老子打飛機也沒敢意淫過這個場景啊!”。

老朱站了起來,不輕不重的揣了她一腳,“去,賤貨,到床下面跪著去!”小蕾聽話的爬下了床,這時候她上身已經完全赤裸了,下身的牛仔褲也就挂在腿上,濕透了的白色內褲能隱隱看見黑色的陰影,就那麽俏生生的跪在那里,從一種小狗樣的眼神看著老朱。老朱坐在床沿,喝令到:“賤貨,爬過來,給老子舔舔腳!”“是的,主人!”小蕾清純的臉上帶著一股谄媚的笑,居然在那里給老朱磕了一個頭,然后才爬了過來,跪在地上,上身卻是匍匐著,捧著老朱的右腳,先深深的聞了一口,那常年不洗腳的嘔臭,對于小蕾來說似乎是更好的春藥,小蕾居然又磕了一個頭,一臉媚笑的說:“謝謝主人賞賜讓奴婢舔腳!”然后順從的趴下去,從大腳趾開始,細細的舔著老朱汗臭的大腳,腳趾頭,指縫,腳底的汙垢,都被一一細細的舔起,小舌頭卷進口中,順著口水吞下去。老朱都有點愣了,乖乖,這個奴隸真上道啊!!

小蕾仔細的把老朱的兩腳細細的舔干淨,擡起頭來,小舌頭俏皮的卷了下嘴唇,脆生生的說:“主人,舔干淨了。”向前又爬了一步,把那張傾倒衆生的俏臉靠在老朱粗短的小腿上,仰起頭來看著老朱,“主人,讓奴婢幫主人舔舔雞巴吧!”老朱聽到“雞巴”這樣粗野的詞居然從小蕾那美麗的小嘴中蹦出,不禁有點愣,傻了臉問道:“你說你是處女?”小蕾魅惑的一笑,吻了一下老朱的小腿,道:“是的,小蕾在遇到主人前誰都沒碰過,不過服侍主人的場景,小蕾已經無數次在夢中期盼了!”老朱聽到后,依然有點轉不過腦筋,他覺得自己今晚的表現跨度之大,已經夠牛逼了,沒想到,還是嫩啊!“難道是我還不夠野蠻?”老朱不可置信的想,看著小蕾那修長的身材和美麗的臉蛋,不禁脫口而出“你他媽的真是個天生的賤貨!”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